□《撿玉男遭遇棕熊生死搏鬥》追蹤
  當初,與棕熊搏鬥沒哭,被棕熊抓傷、咬傷也沒哭,可現在他哭了……
   亞心網訊(首席記者 蔚應斌)與棕熊搏鬥保住性命的沙灣縣東灣鎮的馬小龍,在與棕熊搏鬥受傷後沒有流一滴眼淚,但面對即將用完的醫葯費,他卻哭了。5月24日,躺在病床上的馬小龍不停地用濕巾擦著眼淚,“早知這樣,不如被熊咬死,也不會為錢發愁了。”
   42歲的馬小龍以撿拾玉石為生,4月28日上午,在沙灣縣博爾久峽義(音)與棕熊搏鬥了不到兩分鐘,他的肚子、左胸、腿、屁股被熊咬傷和抓傷,最為嚴重的是他的鼻子和上嘴唇被棕熊抓掉,但最終他以頑強的毅力將棕熊打跑。5月2日凌晨,馬小龍入住石河子大學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進行救治,5月7日出院回家養傷。
   5月24日,馬小龍重新入住石河子大學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耳鼻喉科並手術,耳鼻喉科主任徐江說:“我們針對他的病情商量了一下,將他的嘴唇的間隙大概進行了關閉,將他鼻子的組織先擺好位置,肉是從他的額頭取出的。兩周以後還將對他的鼻子進行一次手術,修複鼻子的形態。這次手術費用大約需要兩萬元。”
   “手術後,他臉也腫了,人都跟以前長得不一樣了。”範女士說,丈夫馬小龍一直靠撿拾玉石為生,一般情況下每年能掙五六萬元,今年被熊咬傷,掙錢算是泡湯了。
   範女士在沙灣縣東灣鎮給一個單位當廚師,每天做三頓飯,一個月的工資是1300元。“這次手術花費了1.3萬元,現在每天還要輸液、治療,需要花費1500元左右。上次回沙灣問了社保局,我們參加的新農合保險對於遭受動物襲擊受傷的醫葯費不在報銷範圍,所有的費用自理。家裡的經濟本來緊張,治療費都是借來的,每天這麼大的開銷,真的承受不了。”
   “馬小龍被熊咬傷、抓傷都沒有哭過,這次他大哭了一場,責怪我們把他救活了,還不如被熊吃掉,現在也不會為治療費發愁。”範女士說。
   馬小龍嘴唇的肉缺失後沒有縫補上,而是將他口腔內部開導把嘴縮小後,再將缺失的上嘴唇縫合。頭上、鼻梁、嘴唇的傷一起隱隱作痛,馬小龍不停地發出呻吟,他甚至想到了放棄治療。妻子阻止了他。
   “那就將我的營養藥停掉,這樣可以節省幾百元錢。”馬小龍說,現在他兩次住院的治療費都是借的,已經超過兩萬元。
   徐江解釋說:“要等3個月到半年後,他的嘴唇組織變軟了後再進行精修。他的嘴唇組織不夠,我們是先將其拉攏縫合,有可能從下麵的嘴唇來補充上面的嘴唇,希望有愛心的人士來幫助他。”  (原標題:為了手術費,與棕熊搏鬥受傷都沒哭的沙灣馬小龍哭了)
創作者介紹

話劇

kiefhbhl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